TST SMILE集团蒋雪艳

使世界灿烂的不是阳光,而是女生的微笑。
我是TST SMILE集团蒋雪艳,生于1987年,毕业于扬州大学。毕业后,结婚生子,原本是一名普通的宝妈。
今天,我带领的微商团队已经突破50万粉丝,创造了1.36亿元的单月最高销量。2017年,销售额突破10亿;2018年上半年,销售额已经突破6亿。
很多人都说我厉害,了不起。可是,我想很真诚地告诉所有人,如果没有TST平台,没有林瑞阳大哥和张庭小姐,我今天可能什么都不是。

TST SMILE集团蒋雪艳

2011年,命运的玩笑
大学毕业之后,我像大部分平凡的女孩子一样,工作、结婚、生子。
2001年5月,我的人生新篇章打开,拥有了可爱的宝贝,因宝宝一出生就特别受笑,我们给地取名资笑笑,我也因此被昵称为“笑妈”笑笑一岁以前的生活,每天都很幸福。活泼可爱的宝宝每天快乐成长着,生活充满了希望。

但是,忽然有一天,幸福被终止了。
就在笑笑刚满周岁的时候,我们接到命运的审判,孩子被确诊为患上了一种军见疾病——噬血细胞综合征(HLH),顷刻间生命垂危。
嗜血细胞综合征是一种免疫缺陷疾病,死亡率非常高,临床诊断困难,很多病人在没得到确诊的时候就已经离开,这种疾病的凶险远远超出我们认知的白血病和一般癌症。
2012年5月,刚满周岁的宝宝出现反复高烧,我们辗转昆山、苏州、上海多家医院,最终才得以确诊病情。可是确诊的时候,她已经是一个几乎被医生宣判死亡的无辜的小生命。我清楚地记得,连病区的护工阿姨,在询问我们病情之后,都直摇头,让我们有心理准备——这样的病,几乎没得救,已经走了好几个。
医生让我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,我永远不会忘记当时是多么无奈、心痛、歇斯底里和不甘心,我想那是我此生签下的最沉重的三个字。
可是,世界上就算有再多反对的声音,一个母亲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。不管医生给出的预期多么糟糕,不管现实如何残酷,我心里只有一个坚定的想法,用我能做的一切去努力救她。相信孩子生命的顽强相信奇迹终会出现!
所以,我们走上了化疗和骨髓移植的艰辛之旅
我和先生两人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、农民,没有太多积蓄,结婚的酒宴都是章着礼金去结账的。房子尚有贷款,零存款的我们因为突然而来的磨难变得债台高筑。
似乎这辈子,再也无法从生活的低谷爬出来。可是,无论命运给了我多少绝望,作为一个母亲,我都不会对自己的孩子感到绝望。
一开始,我们找不到合适的骨髓配型,为了增加配型概率,医生建议我们再生一个宝宝。我剖宫产笑笑一年后又冒着危险再次剖宫产,生下了可爱的妹妹,可是妹妹天生就是截然不同的性格。事
实证明,姐妹之间的基因只有3个点吻合,老天给了我性格迥异的两个孩子。
所幸最终找到了合适的脐带血,我们有机会做了脐带血移植,虽然过程观难,但是总算有了新生的希望。
可是,也许老天要历练我和孩子,脐带血移植后的骨穿检测显示。这个新生命的小种子,没有在她体内成活,脐带血移植宣告失败。
我们等待在骨髓移植仓里的细胞一点点长起来,同时也期待能有新的骨髓来源。
幸运的是,不久后,有一个台湾志愿者的骨髓配对成功,并且对方愿意捐献。
我们终于迎来了生命的第二次机会。
两次骨髓移植,同一扇门,时隔四个月进去两次,每一次都是生与死的考验和煎熬。欣慰的是,骨髓移植第二次终于获得成功。那段时间,我接受了募捐,同时也发誓,有生之年,一定要将大爱延续。
骨髓移植成功后,依旧是漫长的康复路。孩子的免疫力极低,需要细心周到的照顾,我们依旧没有办法上班,所以只能选择相对自由的赚钱方式。
18世纪法国资产阶级启蒙运动中的思想泰斗伏尔泰说,没有所谓命运这个东西,一切无非是考验、惩罚或补偿。

2013年,初涉传统微商
在照顾孩子的同时,我有幸接触了微商,既能照顾姐姐,妹妹,还可以赚取医药费。一开始,我卖衣服、杂货,一边赚钱,一边照顾孩子,经济从负债累累到有所逆转。很感恩遇见了微商。
传统微商凭借自己做微商的理念、诚信和服务,每个月的收人也是不少的,但是相对不稳定。
那时候,我们的名字叫“笑妈生活馆”。
后来,传统微商弊端凸显,价格混乱、代理流失、国货压力,让我意识到了潜在危机,所以开始担心起来。因为做微商是我当时唯一的赚钱方式,我希望能一直做下去。
我喜欢自由的工作,喜欢分享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东西,更喜欢也更需要每天陪着我深爱的孩子,看着她们健康幸福地成长。
我喜欢做微商,或者说我爱微商。

2015年,美好遇见TST
“法兰西的莎土比亚”维克多·雨果(Vidor Hugo)说过:“有一种东西,比我们的面貌更像我们,那便是我们的表情;还有另外一种东西,比表情更像我们,那便是我们的微笑。”
微商对我的意义是非凡的。它的出现,让我有机会改写自己的命运,几年的求医道路则让我懂得爱、乐观、坚强的力量。SMILE不仅是挂在脸上的微笑,更是流淌在骨子里的乐观和坚强。
2015年,正遇到传统微商的瓶颈和危机,这时候我遇见了TST平台,再一次改变了我的命运。我曾经说微商是我的救命稻草,遇见林瑞阳大哥和张庭小姐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。
2015年7月,TST品牌发布会,我带着7位SMILE团队成员参加,在台下默默看着台上各种辉煌的瞬间,最终有幸和林大哥、庭姐有了一张珍贵的合影。
在之后的灵山祈福活动后,SMILE团队开始迎来蓬勃发展,我们非常努力地招商,通过开课等方式,四处讲解TST的品牌与模式,广进代理,增加业绩,努力积累。从第一个月销售额6.6万开始飙升,一路创造佳绩。
时隔8个月后,我代表SMILE团队走向舞台中央。那是我们团队第一次获得公司殊荣。
命运只决定了我们行动的一半,另一半留给我们自己操纵。

TST SMILE集团蒋雪艳

2015一2018年,澎湃成长
TST是一个了不起的品牌,这三年,我在这里从一小白成长为团队领导人。
TST是一个富有社会责任感的品新,林大哥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:在TST,我首先学会了如何付出。大哥一直对我们说,如果在TST你还觉得自己不够成功,是因为你帮助的人不够多。所以,努力帮助每一个平凡的普通人去实现梦想,让她们懂得TST零门槛创业的核心精髓,也是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成就自己。
TST的文化理念是,爱、家、不离不弃,让所有的人紧紧相拥。它撇开了商业的残酷本质,营造了一个简单的分享创业环境。让我们这些没有经验、没有风险承担能力的宝妈、兼职者、学生群体,有了一片安全的、温暖的创业天空。TST的每一次大型活动,都让我们能量满满,让家人们见证了TST有爱、有温度的企业文化。
TST从单一的护肤品领域,逐渐走向健康与美丽的全品类,让我们所有的经销商,从纵向深度满足代理和客户需求,从横向无限扩大市场占有率。这是传统微商所不曾感受到的强大品牌力量。TST没有拘泥于眼前的束缚,看到的更多是可能性,而不是局限性,它为我们开拓了一个全新的视野。TST零囤货、零资金、零压力的模式,开创了一个新型微商时代,帮助更多的、怀有创业梦想的人实现了愿望。
TST使我相信“努力就会有回报”这句良言。三年时间,我在TST积累了千万资产,都是毫无风险的净利润。对于一个平凡甚至一度贫穷的宝妈来讲,这是逆天的改变。在TST,我更自信,更果敢,更懂得分享,也更懂得感恩。从曾经的我,到现在的我,我一直坚信努力向上,不服输,一定会逆风翻盘,改写命运。
这三年,物质层面,我给自己和家人买房买车,也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和员工,而且每年都计划旅行,带着孩子去看更大的世界。我还经常捐款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生命。在TST,我不仅创业赚钱,给予家人更多的关爱,而且拥有能力延续大爱,这是有意义且有价值的美好事情。
这三年,精神层面,我非常安心、踏实、快乐、幸福,用自己的努力换取自己想要的生活,还帮助自己所爱的人,改变她们的物质生活、精神状态。我甚至都不敢想象自己拥有了大约50万名的微商粉丝团队。
这个团队的每一个人,在我们彼此的帮助下,感受到了生活的能量,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事业,赢得了自己想要的生活。遇见TST,她们变得更加美丽、自信、独立。
人生最幸福的状态不过如此:有能力让自己和所爱的人幸福,有余力帮助别人获得幸福。张庭小姐曾经说过一句话:人,不怕穷,不怕苦,就怕没有希望。我体验过命运给我的绝望,所以更加珍惜TST平台给了我改变命运的希望。
还记得企业家俞敏洪曾说过这样一段话:人的一生是奋斗的一生,但是有的人一生过得很伟大,有的人一生过得很琐碎。如果我们有一个伟大的理想,有一颗善良的心,我们一定能够把很多琐碎的日子堆砌起来,变成一个伟大的生命。但是如果每天庸庸碌碌,没有理想,从此停止进步,那未来你一辈子的日子堆积起来将永远是一堆琐碎。

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,每个人的机遇竞相迸发。
在这个不问出身、不问起点、不问背景,只凭借自己的选择与努力就可以创造价值、逆转人生的时代,我们能帮助更多的人,实现创业梦想,实现人生价值。
林大哥也曾说过一句话:如果你很有钱,你只是一个富人,但如果你帮助很多人走向了成功,那你才是一个真正的伟人。而林大哥就是我们心中的了不起人物,我们踩着他的肩膀走向了成功。
就像我一样,没有被突如其来的磨难压垮,没有对残酷的命运低头,要不甘于平庸,用自己的努力与坚持。书写了自己的奇迹,实现了团队进步,创造了温暖而大爱的SMILE。
紧逼着命运,对它进行反抗,你将发现自己能够登上意想不到的高度。

我的光彩,来自她们的风采
美国传记作家欧文·斯通(IvingStone)在《总统之恋》中说:“人生的命运是多么难以捉摸!它可以被纯粹几小时内发生的事情毁灭,也可以因几小时内发生的事情而得到拯救。”
我一直说,人不要低估自己的潜力,我们每一个人从无到有,都是不断挖掘自我潜力的过程。当我们拥有一颗强大的心智,当我们拥有一群优质的伙伴,当我们拥有强大的对手,我们的潜力就可能被无限激发出来。

今时今日,我的光彩,来自她们的风采。

我加入TST平台的最初岁月,特别要感谢一开始就义无反顾支持我的小伙伴们,比如孙燕(Sally)。我记得当初做传统微商,还有两三百个代理团队需要照顾,但是我意识到传统微商的弊端,必须带领她们做出改变。由于当时我过于繁忙,我找孙燕聊天,我建议她放弃传统微商,帮我一起开拓新战场。孙燕是一个感性的人,她思考了两天,毅然决然地放弃传统微商,帮我开始熟悉最初的制度模式和普及各种课程管理。
一直在我身边默默努力的还有潘磊(昵称“潘潘”)、薛雷(昵称“雷姐”)。
同时,还有三个小伙伴,当初是学生,因为缘分与信任,分别义无反顾地从甘肃、山东来到我的身边,从零开始学习。一路上,我们互相帮助,给与彼此能量,如今她们已是我的紧密事业合伙人,月销量达到千万、百万级别。她们是孙丹丹、李亚娟(昵称“木子”)、李英函(昵称“欧欧”)。
此外,还有许多事业上的贵人。比如在企业上班10年,因为生育孩子离职在家,毫无存在感的彭彤彤;比如曾经月入3000元,享受政府“铁饭碗”,过着一眼能望到头的日子的姚娜;比如从前靠摆地摊收入养活两个孩子的蒋冬梅(昵称“多妈”);比如传统微商曾经做得显赫一方,因为各种疲惫,在TST从头开始的李貌(昵称“貌爷”);比如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,同时微商做得风生水起的张莉莉(昵称”玛丽”);比如生活原本安逸,想要自己创造价值,不断朝着梦想前进的朱晓玲(昵称“朱朱”)。
还有许许多多的小伙伴:张敏(昵称“阿敏”)、童春花、高化兰、吴婷、伍颖妮(昵称“小妮子”)、杨茜、时云霞、李杨(昵称“洋洋”)程娜娜、洪乔丽、林美桑、刘念、宋妍妍、燕海霞、陆原、肖丽、范静静、查燕琴、丁阿兰、黄春霞、余宇、才让央吉,等等。
SMILE的核心团队成员,曾经都是这些普通平凡的女性,她们投身移动互联浪潮,幻化出朵朵晶莹的浪花。
“乐天知命,故不忧;安土敦乎仁,故能爱。”

2018年9月12日,SMILE核心团队成员之一孙丹丹倚马千言,写了以下一段文字:
在TST平台创业,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,互相砥砺,合作共赢。
我加入TST最初的发展,特别要感谢一开始就义无反顾支持我的小伙伴们——赵爱华(昵称“爱华姐”)、相瑞瑞(昵称“瑞瑞大大”)葛涵(昵称“涵涵妹妹”)。刚开始创业,一无所有,从无到有。
消丽、马思岳、古瑞、陈琳、叶兴萍、穗穗,都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小伙伴。
传统行业大咖宋妍妍、两个孩子的辣妈曾小修、二胎宝妈杨茜、最爱分享的思思、最爱拍照的赵美,从零开始学习制度、模式,互相帮助,给与力量。如今她们都已是月销量千万、百万级别的女性。李洋、谢青竹、张爱晨、王微雅、新茹等新兴力量也正在不断成长。
文丽、彩玲、木木夕、陈美美、蒋路路,都是优秀的“70后”“80后”“90后”创业典范。
在我们当中,有不一样身份的人群—“00后”的汤越琴、“95后”的雷娇。
励志宝妈陆原、付静、诗钧、王微雅、吴巧辉、杨帆、小情,以及罗涧芳、阿琴、阿玲、刘琼敏。
特别感谢我的亲姐姐王维,她给了我巨大的支持。
此时此刻,我想起德国伟大的作家约翰·沃尔夫冈·冯·歌德,他创作了《少年维特之烦恼》《浮士德》等世界名著。歌德有一句名言,至今激励着我:“大自然把人们困在黑暗之中,迫使人们永远向往光明。

TST SMILE集团蒋雪艳

相关动态

联系我们

微信:xiaozhunh

免费申请加盟TST代理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